联系我们

 010-68572730


  cjcylm@126.com

website qrcode

扫描查看手机版网站

专访 | 张榕林:醇基燃料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来源:《中国新技术新产品》杂志

醇基燃料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醇基液体燃料标准》起草人之一、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张榕林访谈录

本刊见习记者 何燕妮

  去年岁末,南方某省一家省级期刊的官网出现一篇文章,其中一段内容涉及一位中国燃料行业的老专家——《GB16663-1996醇基液体燃料》标准起草人之一的中国农村能源行业协会新型液体燃料及燃具专业委员会原主任、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张榕林。文中言之凿凿的提及张榕林教授曾表述说“醇基燃料不能作为民用燃料”。此文一出,立刻在醇基燃料行业中一石激起千重浪。许多业内人士纷纷致电、致信询问张榕林教授。本刊编辑部作为长期跟踪报道醇基燃料行业的科技媒体也不断接到读者来电求证。

  新年伊始,本刊总编辑、中国醇基燃料产业联盟秘书长许东升,会同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中国科技大学应用化学系原副主任闫天堂教授及本刊记者就醇基燃料的环保性、安全性和适应性约访了张榕林教授。

  时间:2017年1月3日15时许;

  地点:北三环中路浙江大厦。

  虽然一口京腔京韵,但全然不是记者印象中的北京老太太模样——年逾八旬却行动稳健,身形单薄却精神矍铄,一脸慈爱却充满着睿智......这就是记者见到这位慕名已久的教授第一感觉。


访谈实录


记者:张教授,您作为《GB16663-1996醇基液体燃料》标准的参与者,我们想请您回顾一下您当时参与起草的过程,并请您介绍一下这个国家标准出台的时代背景以及参与的部门和单位总体情况。


张榕林:我过去一直是从事城市燃气的研究工作。九十年代初期,煤气和液化气根本供不到农村。为了解决农村的炊事问题,当时的农业部能源司的领导找到我商量制订醇基液体燃料的行业标准,于是以中国科学院山西煤炭化学研究所原所长陈正华教授牵头组织了研究小组,并着手制订了NY-311《1997醇基民用燃料》和配套的NY-312《醇基民用灶具》两个行业标准。这时候听说四川省技术监督局正在着手制订国家标准。于是农业部能源司与四川取得了联系,对方邀请我们参加“国标”的制订工作。这样,几方面力量联合起来就制订了《GB16663-1996  醇基液体燃料》,与“行标”NY-312《醇基民用灶具》配套使用。实际上《GB16663-1996醇基液体燃料》与我们一开始制订的NY-311《1997醇基民用燃料》的内容并没有太大的出入,只是在检测手法上略有不同。

记者:所以当时标准就是针对醇基燃料的民用方面制定的,但是最近南方一本省级杂志官网发布的一篇文章引发行业热议,核心点就是谈到您曾说过“醇基燃料不可作为民用燃料”;我们又查到多个媒体官网都有跟随性的报道,请您就此谈一谈,以帮助读者了解真相,以正视听。


张榕林:我不能简单的肯定我没说过这种话。但我首先要说明的是,大家看看《GB16663-1996醇基液体燃料》制定年限是在1996年,距目前已有20年,当时醇基燃料组分及质量和醇基燃料灶具本身的技术,都不具备完全成熟的条件。与液化气相比,液化石油气经减压,从钢瓶出来的是气态,而以甲醇为主的醇基燃料是液体,要达到正常燃烧状态就必须经过气化。而当时的醇基灶具气化技术很不成熟,通常是在气化器的下端有个小盘,使用前先滴入5ml的甲醇,用打火机或火柴点燃,加热小盘上的预热盘管,如果达不到完全气化的条件,必须第二次导入加热用甲醇,由于气化过程繁琐,操作非常不便,就连我们专业人员都要谨慎操作。另外,当时多数灶具是将甲醇燃料箱与燃烧器组合为一体,随着使用过程的延长,甲醇燃料箱温度升高,气化加速,而当炊事使用小火时,甲醇箱体过热,压力升高,很不安全。所以,那个时候我的确讲过“醇基燃料不好作为家用燃料”(当时的民用就是指一家一户使用)。我对当时那种特定环境和技术条件下说过的话不否认。就是在20年后的今天,对于一种燃料的正确、合理、安全使用,无论用在民用还是工业上,也必须要有技术性能良好的燃烧器具来匹配。如果有的媒体拿上世纪九十年代我的讲评来做21世纪的文章,那未免太断章取义了!

记者:张教授对当前餐饮行业广泛使用醇基燃料有何看法?


张榕林:我对醇基燃料用于餐饮业非常支持!本世纪初我去广东调研,有些餐馆当时烧的是柴油,在厨房的墙壁、顶棚上像浴室一样沾满了液滴,甚至滴落在菜肴上;而在饭馆的外面地上,你可以看到黑乎乎的一片未完全燃烧的颗粒。后来有些餐馆改烧甲醇燃料,客人们就很高兴。我问为什么,他们说以前烧柴油的时候,燃料蒸汽攀上天花板,有的时候会掉进桌上的菜里,吃的菜都有柴油味,现在改烧甲醇就没这个问题了。当时的供气方式是将甲醇燃料盛在一个容器里悬挂在高处,利用位差供灶具使用的,这么做并不是安全合理的。后来我想既然甲醇燃料本身含氧,易达到完全燃烧,即可提高燃烧效率,又可降低对大气的污染,如果改进配套系统及燃烧设施的话,是不是可以广泛用于公共服务,甚至可以合理代替液化气及柴油等。甲醇燃料用于餐饮业或替代燃煤用于锅炉燃料,凡经使用单位接受并经实践证明:在技术上是可行的,经济上是合理的,当然前提是燃料、燃具都应符合有关标准的要求;但要达到该燃料的正常使用和推广还需要政府的支持及多部门的通力合作。

记者:作为新型环保和相对安全的新型燃料,醇基燃料近几年的应用和推广非常迅速,但也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挫折。从被看好到遭遇“寒冬”,您认为就行业而言存在哪些问题?


张榕林:恕我直言,就现在的情况,出现事故是不可避免的。也许你们会觉得我太悲观,但这是事实。因为这个行业太混乱,我之前看过一些企业对醇基燃料的定性和提交的一些研究数据,说实话,并没有科学性。我也看过一些研发的装置,听说了一些事故发生的原因。我深刻的觉得这个行业缺乏一整套统一规范。不合格的产品、不正确的操作方法实在是太多、太普遍了,但我们却没有一套科学的、实用的、系列的标准去规范它!没有规范就无法合法地发展,如果再这样下去,这个行业只会更加艰难。

记者:张教授作为研究醇基燃料行业的前辈,对这个行业的发展有何建议?


张榕林:我认为醇基燃料想要健康发展,首先要得到政府的支持与理解,没有政府的支持,工作很难开展。但是要让政府信服就得做大量的前期工作,比如标准制定。然后就是展开试点工程,可以从餐饮业入手,在一些地方建立试点,用实践和事实证明醇基燃料的环保性和安全性,一旦打开突破口就很容易打开全国的局面。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嘛。这些年我也一直在关注这个行业的发展,你们的联盟(指“中国醇基燃料产业联盟”——编者注)凝聚了一些企业力量,也有一定的实力,虽然醇基燃料行业规范化这条路很漫长,但是我相信你们的努力会为这个产业的发展起到非常巨大的推动作用。

编后记:

截至记者发稿时止,南方某省该省级期刊官网已查不到关于张教授表述“醇基燃料不能作为民用燃料”之文章,但在某省机关报的副刊上找到了该文章的源头。